教育培训机构十大排名「持续高压!教育部要求对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回头看”」持续高压!教育部要求对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回头看”

“自业务重组以来,我们已经连续两个季度盈利。”高途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表示,高途接下来将继续大力发展四个重心业务:大学生和成人教育、素质教育、职业教育和数字产品。”

近日高途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高途Q1净营收7.25亿元,与去年同期的19.40亿元相比下滑62.7%;净利润5370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14.26亿元。今年3月份的财报显示,2021年Q4高途净利润为2.86亿元。

高途转型成人和职业教育、素质教育等业务有进一步提升:Q1高途成人业务收入环比增长超80%,可比业务(大学生和成人教育、素质教育、职业教育和数字产品)收入同比增速超200%。

转型虽未满一年,高途在新领域的野心已经开始显露。高途集团大学业务负责人刘文勇近日公开表示,“高途大学生业务将以两年为期,成为考研教育行业第一。”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高途现阶段向几个业务方向的转型没有问题,只是每个方向所面对的难度有所不同。“比如职业教育的逻辑和原来K12的逻辑有很大的不同。”实际上高途CFO沈楠此前也曾表示:“我们仍然面临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在细分市场中有一些表现非常出色的领先玩家,市场潜力巨大。”

Q1营收同比减少62.7%,连续两个季度盈利

2021年7月双减政策落地,高途转型发力成人和职业教育、素质教育以及智能数字化教育等领域。2021年12月底,高途正式结束在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校外培训服务。2022年2月,高途又停止了向高中学生提供与学科相关的辅导服务。

高途Q1的营收因此锐减。财报显示,高途Q1净收入从2021年Q1的19.40亿元下降到7.25亿元,降幅为62.7% 。

一同降低的还有公司的主营业务成本以及各类费用支出。Q1主营业务成本从2021年Q1的5.72亿元下降至2.13亿元 ,营业费用从2021年Q1的28.71亿元下降83.1%至4.86亿元。具体费用方面,销售支出从2021年Q1的22.89亿元降至2.84亿元,研发支出从2021年Q1的3.65亿元降至1.23亿元,一般和行政开支从2021年Q1的2.18亿元降至7890万元。

主营业务成本和营业费用的降幅大于营收的降幅,高途得以在Q1再次盈利5370万元。“K12领域尤其最近两年营销费用特别多,头部公司为了抢占市场基本都不赚钱,主要看市场份额和销售额,但双减后这种资本故事讲不通了,企业必须回到正常运营的状态,必须得有利润。”中北梦投资管理合伙人于进勇向贝壳财经记者分析称,双减政策后,市场对在线教育的预期产生重大变化,“高途的转型动作还是比较快的,这有利于它压缩成本。”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也觉得企业出现盈利值得可喜,“高途在转型中能够在新的职业教育和其它相关方向上找出一定的发展模式,同时和成本开支相匹配,如果能持续下去,对企业来说也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两年成为考研教育行业第一?

财报中,陈向东再次向外界传递高途接下来的战略方向:将继续大力发展四个重心业务——大学生和成人教育、素质教育、职业教育和数字产品。

与此同时高途在特定领域重点发力。5月20日高途发布考研白皮书,推出相关产品矩阵。高途集团大学业务负责人刘文勇公布了业务目标,“将以两年为期,成为考研教育行业第一,成为最多同学推荐的考研机构,也成为综合上岸率最高的考研机构。”

随着考研人数每年增加,我国考研培训市场规模不断增长。此前易观分析发布《中国考研培训行业白皮书2021》(简称《白皮书》),预计2023年中国考研培训市场规模将超200亿。刘文勇援引已反馈数据:高途学员录取上岸率为51.2%,比全国平均值高113%。

在于进勇看来,对于原来的K12机构来说,考研培训是难度相对较低,比较易进入的领域,“考研培训和K12有点相像,人群比较明确,产业链比较短,机构过去的学员也有一部分进入考研阶段,品牌仍有一定价值。”

不过高途在考研领域还是一个新参赛选手。《白皮书》显示,在考研培训的品牌认知度方面,新东方考研、中公考研、文都考研分别以56%、36%、34%排名前三。前十名中看不到高途考研的身影。

品牌建设需要长期耕耘,考研培训本身其实也并不像K12教育那样标准化。“考研在公共课领域全国备课内容相同,但专业课领域涉及很多专业学科,同一学科不同学校也可能有不同的备考内容。”于进勇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这是考研领域的难点,也是大部分机构想解决而难解决的问题。

面临不确定性,仔细打磨盈利模型

除了考研和素质教育业务,高途家庭教育,高途财经、高途公职、高途素养、高途IT、高途医考、高途专升本等职业培训业务以及数字产品也都在推进当中。

不过看似成体系的布局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直接复制高途此前在K12领域的成功经验,“高途的这些转型方向没有问题,只是在难度上各有不同。”在于进勇看来,高途做职业教育和布局数字产品不乏挑战。

“成人和职业教育市场已经不是资本市场的热点,其中最大块的市场比如公务员考试,已经有中公教育和华图教育,剩下市场比较小,也比较零散。”此外于进勇表示,职业教育的成本和门槛也都比较高。“职业教育讲究‘岗课赛证’,是一整套和职业所在产业密切相关的东西,相较而言,原来的K12领域市场规模最大,服务相对简单,客户也最集中,涉及的产业链也特别短。”

而对于高途布局数字产品,于进勇觉得,数字产品是大的趋势,“但其和高途原来的产品形态、产业链等存在很大差异,因此也要适应不小挑战。竞争也会比较激烈一些。”他认为高途做素质教育会相对比较容易,“客群和原来的K12一样,主要是换产品,这比换客户容易的多。”

实际上并非外界对高途缺乏信心,高途自身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陈向东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短期内高途的成人、职业教育业务收入无法弥补K12业务剥离后的巨大空白,甚至能否持续保持盈利也存在未知数”。高途CFO沈楠也直言:“我们仍面临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细分市场中有一些表现非常出色的领先玩家,市场潜力巨大。”

不过高途也还没有自乱阵脚。高途表示,未来将把重心放在追求健康、稳定、可持续的业务增长上,而不是无意义的大规模增长,“开拓每一个新业务前,都会坚持仔细打磨其盈利模型。”

截至2022年3月31日,高途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为32.07亿元。公司预计,2022年Q2的总净收入将在4.38亿至4.58亿元之间,同比下降79% 至80%。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孙文轩

编辑 宋钰婷

?

日前,教育部办公厅发文,要求对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回头看”——

县级教育行政部门要对行政区域内校外培训机构再次进行全面摸排,省、市级教育行政部门要选取重点区域进行摸排,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6月15日前完成。

教育部要求在“回头看”中主要摸排:

1

看专项治理的总体效果

重点看存在问题的机构是否完成整改,还有哪些机构需要继续整改,是否还存在安全隐患、超前超标培训、培训结果与招生入学挂钩等突出问题。

2

看培训机构规范经营情况

重点摸排是否存在学科类培训内容未备案、培训班名称不规范、从事学科类培训教师无教师资格证、培训内容和培训教师信息未公示、收费跨度超过3个月、培训时间违规等情况。

3

看长效机制建立情况

重点了解建立部门联合执法机制、年检年报制度、黑白名单制度、舆情应对及应急处置机制等情况。

4

看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服务平台使用情况

重点了解培训机构信息录入、黑白名单公布、网上投诉处理情况。

【重磅】山西省2019年高考招生政策详解(最全解答,建议收藏)

山西省高考历年一本、二本批次录取分数线汇总

2019年高考山西或增加9273人。对志愿填报有以下影响……

教育部发文部署2019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都有哪些规定?高三家长都应该知道

还剩155天!关于高考填报志愿的“五大内幕”你知道吗?

4月别瞎忙,5月不紧张, 6月莫彷徨!考生家长必看最全准备攻略!

一模考完了,看看这些地区的预估分数线

高考倒计时83天,家长牢记“三稳六忌”

官宣:太原五中龙城校区下学期使用,新、旧校区同时招收高一、初一新生

未来几年,读大学可首选这些城市!

如何看待一模考试成绩?做好这几点, 成绩不好也能翻盘

揭开985、211大学面纱,让你的梦更清晰!

2019年高考“送分题”,这些内容,全是考点

@成绩有望一本线上的考生:2018年双一流大学专业排行榜出炉!

填报志愿,父母要甘当配角,做好三点准备

【家长必读】2019年高考备考清单,及全年复习规划。超全!

2019高考志愿填报这样选专业,堪称傻瓜式教程!

注意!这些高校及专业对视力有限制,快转给身边的考生、家长!

让内容与您更贴近

0351-4281376

?

来源:光明日报

规模上升、乱象滋生,青少年体育教育培训行业高水平发展待破题——

热起来的运动场还需要冷思考

作者:本报记者 邓 晖

《光明日报》( 2022年04月21日 07版)

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一篮球培训中心,孩子们正在参加篮球训练。田如瑞摄/光明图片

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一公园,小朋友在学习轮滑。王华斌摄/光明图片

广东省深圳市,一名女孩在攀岩。新华社发

2022内蒙古呼和浩特青少年体育俱乐部滑冰联赛开赛。新华社发

编者按

少年强中国强,体育强中国强,推动我国体育事业不断发展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少年儿童要注意加强体育锻炼,家庭、学校、社会都要为少年儿童增强体魄创造条件,让他们像小树那样健康成长,长大后成为建设祖国的栋梁之才。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青少年身体健康和体育工作,不断出台相关政策法规,引导广大青少年积极参与体育健身,强健体魄、砥砺意志,凝聚和焕发青春力量。在此背景下,我国青少年体育教育培训行业迎来重大发展机遇,对学校体育形成了有益补充。但在行业爆发式发展的同时,课程无体系、师资不专业、监管主体不清、缺乏办学导引等问题相继出现,亟须相关部门引导、扶持与规范。

如何规范青少年体育教育培训行业的发展,避免行业无序扩张,让孩子们更科学、更安全地强壮体魄?本报记者对此展开调查,并对青少年体育教育培训行业高质量发展提出建议。

1 行业井喷:规模超千亿元,体育培训成超级“蓝海”

四月的一个周末,春日高照,北京北五环外某小区广场上人声喧腾。

头戴鲜艳头盔,脚踩轮滑鞋,几个四五岁的“小豆丁”正在教练指导下练习轮滑。起步、摆臂、穿越障碍,不小心滑倒了,也会一骨碌爬起来继续向前。

“看着小区有小朋友滑,孩子嚷嚷着想学,几个家长就‘攒’了个班。孩子待在家里闹着要看电视,还不如出来锻炼身体。”五岁男孩豆豆的妈妈告诉记者。

上午10点,记者来到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园,对外开放的足球场地早已被少儿体育培训班占领。“新征途”“非凡”“格越”……孩子们身着不同俱乐部的球服在球场上尽情奔跑,停球、颠球有模有样,一个个小脸汗涔涔红扑扑的。

冷了补习班,热了运动场。《2021大众健身行为与消费研究报告》显示,76%的家长认为有必要给孩子报体育培训班。记者调研也发现,随着“双减”政策落地生根,原本处于兴趣班“鄙视链”底端的体育培训正成为家长和孩子的“新宠”。

“我们班大部分同学都在校外上体育培训班,有的学羽毛球,有的学武术,还有的学滑冰。”山西省三年级小学生坤坤说:“每次运动完,就一个字,爽!”

旺盛的市场需求下,青少年体育教育培训行业迎来蓬勃生长期。

近年来,原本学科类教育培训赛道的部分企业逐渐转型,涌入体育教育培训的轨道,如新东方、好未来、大智、学而思等大型教育培训机构都开始把体育素质教育纳入培训的经营范畴。

相关数据显示,从2014到2019年,我国儿童体育培训市场规模均保持着40%以上的年增速,2019年市场规模已达599.8亿元。自“双减”政策发布以来,全国艺术、体育培训类企业新增了3.3万余家,较去年同期相比增长99%。

一份2022年中国素质教育行业报告分析认为,体育教育受政策利好发展迅速,市场仍在升温。到2023年,我国少儿体育培训市场规模预计将超1300亿元,青少年体育教育培训成为超级“蓝海”。

“以初中为例,仅仅依靠一周3节的体育课难以让学生熟练掌握运动技能。一项运动技能要熟练、巩固、提高,必须在课后坚持训练。同时,学校体育的师资和资源等也难以满足当前学生日益增长的多样化体育锻炼需求。”扬州大学体育学院院长陈爱国认为,健康、高质量的体育教育培训产业将对学校体育形成有益的补充,更好地促进学生全面发展。

2 升温背后:政策导向、育人理念转变等多重推力

乒乓球培训35节课,8400元;跆拳道培训70节课,14400元;游泳培训52节课,12000元……记者调查发现,青少年体育培训项目大多价格不菲,一线城市平均每课时(注:一般以1.5小时计算)在200元以上,二三线城市收费略低30-50元。一些小众项目,如花样滑冰、高尔夫球、马术等课时价格更是直逼500元。

对此,家长们却纷纷慷慨解囊,“为了孩子都值得”“有个好身体最重要”。

“随着我国人均GDP接近中高收入国家水平,按照全球体育产业发展的一般规律,青少年体育消费将迎来巨大的发展空间。”清华大学体育产业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莉认为,这背后,是政策导向、教育理念改变、体育环境等多重推力在起作用。

政策密集出台,释放积极信号。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青少年身体健康和体育工作,不断出台相关政策法规,引导广大青少年积极参与体育健身。记者梳理发现,仅2021年,就有11份相关政策为体育教育培训行业释放出积极信号。如教育部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体质健康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创建青少年体育俱乐部,鼓励学生利用课余和节假日时间积极参加足球、篮球、排球等项目的训练”;国务院出台的《全民健身计划(2021-2025年)》要求“各级体育行政部门要将青少年体育俱乐部作为深化体教融合的主要阵地,推动体育、民政、教育、税务、财政等跨部门治理,出台青少年体育俱乐部专门性政策文件”等。“双减”政策的落地,更是为家长和孩子选择体育培训提供了时间、金钱的保障。

教育理念转变,凝聚成长共识。政策的接连出台,也给家长的教育理念带来深远影响。体育的育人功能被越来越多的家长看到、重视。“不仅是想让孩子学会一项运动技能,更想让他在运动中学会怎么沟通、合作,培养坚韧的品质、永不言弃的精神。”江苏家长刘青告诉记者。

应试权重增加,提升重视程度。除了政策的导引和理念的转变外,体育科目应试权重的增加更提升了家长和学生对其重视程度。近年来,全国各地纷纷实施体育入中考,体育项目所占分数从30分到100分不等,同时体育成绩在各类评奖评优或升学中所占比重日渐增加。

体育赛事不断,营造良好氛围。谷爱凌、苏翊鸣、苏炳添、杨倩……采访中,不少青少年脱口而出这些奥运健儿的名字,将他们视作偶像。“这几年是体育赛事大年。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等接连举办,接下来还有成都大运会、杭州亚运会等。体育健儿们奋勇拼搏的精神也会激励更多青少年投身运动、爱上运动。”陈爱国说。

多方合力作用下,积极效果正在显现。

北京体育大学运动与体质健康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张一民注意到,从教育部开展的全国学生体质健康监测结果来看,学生体质呈向好发展趋势,中小学生尤其突出,学生体质健康达标优良率不断提高。

3 隐患重重:课程、师资欠规范,监管、导引仍不足

多重推力下,体育教育培训行业迎来了重大发展机遇。但值得注意的是,行业爆发式的增长也埋下了诸多隐患。

“在连续几年对全国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足篮球)的调研中,我们发现与学科培训不同,家长的‘满意度’貌似极高。但这并不是说明每家培训机构都办得好。”王雪莉认为,这种“满意”折射出家长对于孩子参加体育培训的目标和期望是比较务实的,诸如“锻炼身体”“和小伙伴一起玩”“吃饭吃得好”等。而由于运动项目的专业门槛,青少年体育教育行业一直存在信息的高度不对称:“由于专业知识和第三方评价体系的匮乏,实际上家长也很难判断孩子参与的体育培训是否是专业或者科学规范。这种不对称,也使得不规范机构有机可乘。”为弥补办学规范的不足,2021年12月21日,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印发了《课外体育培训行为规范》,提出了执教人员持证上岗、收费不能超3个月、人均培训面积不少于3平方米等明确要求,体育培训领域开展合规整治。但调查发现,上述《规范》落地四个月以来,实际效果并不令人满意。

在记者走访的多家机构中,很少有能不打折扣地执行这些要求的,不少机构都存在不规范的问题,甚至还存在很多连办学场地都没有的“野生机构”“野生教练”,在居民小区中以“攒班”等形式开展“游击式”培训,安全性和科学性都很难保障。

多位专家表示,引导青少年体育教育培训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仅靠强制规范不够,行业标准、办学导引、教师资格标准等关键因素的缺位也是规范难以落地的重要原因。

行业标准匮乏,教学体系不规范,“想到哪教到哪”等问题凸显。前不久,北京家长宁峰给6岁儿子报了足球课,几节课下来,大失所望:“一次课一个半小时,每次都是前一个小时拿着球做游戏,后半个小时练练带球。运动量是有了,可不同阶段有什么教学目标,90节课的课包上完后,孩子能达到什么技能水平,一概不知。”多位家长告诉记者,除了最开始报课时对项目的介绍外,很少有机构会清晰地讲解孩子参训后的教学大纲、教学体系等设置,“问‘几节课能学会’,教练也只会回答‘因人而异’”。

“青少年体育教育培训缺乏清晰的行业标准。”王雪莉介绍,针对体育训练分级,目前我国只有针对竞技体育的《运动员技术等级标准》:“在统一的体育教学标准缺位的情况下,有的机构宣称‘教材体系源自美国’,有的标榜‘训练内容与国际接轨’,有的教练员则是‘别人怎么教我的,我就怎么教别人’,但很多机构教学体系很不规范,教学质量堪忧。”

“任何一项体育运动,如果没有科学规范的教学课程体系,对孩子都是有伤害的。”陈爱国举例:“比如轮滑,4岁以前的小朋友训练要慎重选择,有很多内八、外八的动作,对膝关节和踝关节要求较高,如果孩子在轮滑过程中的姿势、动作、用力等不当,这些部位就非常容易受伤,甚至影响成长发育。再比如羽毛球,需要孩子对动作拆解、技术要领等有一定的认知能力,4岁启蒙和7岁开始训练效果截然不同。但家长不了解这些专业知识,很容易被机构销售洗脑。”

兼职教师居多,教练员资历认证门槛较低,“无证上岗”等现象仍有发生。宁峰告诉记者,在给孩子报足球课前,机构负责人宣称“能来教课的都是原来踢甲A联赛的”,但教练员是否有相关资质证书,机构从未主动出示过,且“上课教练经常更换”。在一家青少年跆拳道道馆,墙上张贴着教练员的姓名、个人成绩等简要信息,其中还有现役省队运动员。但现场家长告诉记者,从未见到这些“比较牛”的运动员,来上课的一直是一位“看起来像大学生”的年轻教练,没有见到过他的信息介绍。

“多数机构将招聘要求设定为本科及大专以上学历,热爱所从事的运动项目,富有爱心、耐心、责任心,或者以单一的体育与健康科目的教师资格证书为教练员准入条件,低门槛的招聘标准导致了体育教育培训行业的低水平教练员队伍,严重影响了教学服务质量。”福建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博士生王戬勋曾做过7年兼职教练。在他的观察里,大多数机构的教练员是体育院校运动专项的在校生、毕业生,甚至部分教练员仅仅是普通的篮球爱好者,只因其是培训机构成员的“关系户”,且多以兼职为主,流动性极大,存在严重的“无证上岗”现象。有些培训机构为提升行业影响力,会聘用一些专业运动员,虽然在运动技能教学上有了质的提升,但很多并不懂得孩子的身心发展特点,背离了正常的青少年体育教学规律。

监管体系不完善,管理主体不明确,相关权责边界模糊。体育教育培训机构到底归谁主管?众多业内人士反映,这是一个很难界定的问题。“在我们调研的5000多家青少年体育教育培训机构中,在民政部门注册的有46%,工商部门注册的有51%,只有3%左右属于体校等事业单位。”王雪莉表示,上述不同的机构属性,使得监管主体多元,治理方式和边界不清晰。

“老百姓碰到问题就找体育局,但实际上我们的监督权限很小,能运用的治理手段匮乏,对机构难以产生震慑作用。”一位地方体育局工作人员无奈地说。

云南一家少儿篮球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监管不完善,直接导致了市场上从业人员鱼龙混杂,机构水平良莠不齐:“不仅会对消费者造成伤害,对认真办学的机构同样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办学导引缺位,不同政策有夹角,机构健康发展缺乏参考标准。采访中,多位培训机构从业者也有苦衷:相关政策很多,机构发展究竟该依据哪一个文件?不仅他们自己说不清楚,有时不同主管部门也各有解释。

“不同的政策之间存在夹角。”王雪莉介绍,2018年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规定“校外培训机构必须经审批取得办学许可证后,登记取得营业执照,才能开展培训”,这里并未将学科类和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加以区分,但可以理解为体育类等非学科类培训机构也需要按“先证后照”程序进行审批,方可合法正规经营;2020年印发的《关于促进和规范社会体育俱乐部发展的意见》则未要求面向中小学生开展体育培训的体育俱乐部取得《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其中涉及场地、师资、课程等诸多细节,不同地方政府理解不同,执行标准自然不同。”

4 健康发展:既要严格规范,也要温情引导

一面是井喷式的市场需求,一面是无序发展的行业现状,多位专家呼吁,青少年体育教育培训行业要走好高水平发展之路,既要严格规范,也要温情引导。

“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核心功能是教育功能,并不是简单的体育技能的传递。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相关主管部门、单个运动项目协会、高校、培训机构等都要积极主动作为,更加凸显这种育人导向。”王雪莉说。

抓住退役运动员和大学生两个关键人群,培养专业教练人才。陈爱国建议,为解决专业师资问题,一方面可以跟高校合作培训青少年体适能专业人才;另一方面,政府可以组织或授权机构开展幼儿体育培训教练培训,以规范青少年体育培训师资资格:“在这个过程中,儿童心理学、教育学等内容和运动技能培训等都要有,不可偏废。”

王雪莉建议,要牢牢抓住退役运动员这个关键群体:“可对退役运动员进行教育学等相关内容的培训,使其更了解儿童身心成长特点、青少年教学方法等,让其专业技术水平得到一个新的施展平台。”

依据青少年身心发展规律,科学规划课程内容。多位专家建议,应由单个运动项目的相关协会牵头,依据青少年身心发展规律,制定该运动项目的分级分层教学指南和等级评价标准,为相关机构科学规划课程内容提供指导。

把好准入门槛,制定体育培训行业准入标准和教练资历认证体系。首都体育学院原校长钟秉枢建议,依据国家指定的不同运动项目职业资格教练培训和考试要求,青少年体育教育培训行业应制定完善的教练等级认证标准和行业教练员的资质界定准则,依据运动项目设立不同等级教练员的准入门槛,严把不同教练等级的晋升关口。

厘清权责边界,打造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生命全周期的链条式监管治理体系。王雪莉建议,在相关机构的申请注册阶段,体育部门要做好前置审查;在注册阶段,工商/民政部门要做好审核把关;在具体运营阶段,体育部门要会同教育、工商、民政、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开展联合大检查;在年审阶段,工商/民政部门也要把好关卡:“这样权责明确、分段而治,确保监管主体之间相互配合、形成合力。”

出台统一的办学导引,做好等级评定等工作,及时向社会披露“体育培训机构黑名单”等相关信息。“前不久,北京市体育局公布《北京市青少年校外体育培训机构准入审查工作指南》,明确体育培训机构的收费监管、从业人员资质、培训场地、培训内容、线上培训等方面内容,为机构提供了一份很好的从业导引。”王雪莉认为,在严格管理的同时,相关部门还要及时出台相关的办学导引,从场地建设、师资配备、课程规划等多方面为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指明发展路径。

“与此同时,相关部门还要加强宣传教育工作,依托第三方机构等做好对机构的等级评定工作,及时向社会披露‘体育培训机构黑名单’等相关信息。等级评价高的可优先竞标学校体育课后服务,上了黑名单的则要被警示,甚至停业处理,这样不仅对机构、行业是一个正向激励,更为家长孩子选择机构提供了更多参考依据。”王雪莉说。

0 评论

发表评论